我和妻子之间横着纯洁关系的男闺蜜

2018-12-30 12:52:35

  晓珂和我是他男闺蜜的爸爸介绍认识的,他们两家的世交,从小玩到大的男闺蜜,我们的约会、结婚、甚至夫妻吵架都有男闺蜜的参与,晓珂和我吵架后,一整晚都可以去男闺蜜家里过夜,这让我难以接受。男女之间难道真的有纯洁的友情关系吗?

我和妻子之间横着纯洁关系的男闺蜜

  妻子有一位贴心的“男闺蜜”

  和妻子晓珂结婚四年,从我俩谈恋爱第一天开始,那个“男闺蜜”(称他为东吧)就和魂儿似的,整天绕在我的生活中。和妻子的姻缘是我的上司给牵的线,东就是他的儿子。当时我在公司还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,上司看我能干,人也不错,就把他世交好友的女儿晓珂介绍给了我。

  第一次在咖啡馆约会见面时,晓珂就带着东,一开始还以为是她的亲戚,最后我们三个人起身告辞时,东拍着晓珂的肩膀对她说:“这是个好男孩,你可别错过。”他自我介绍一番后,我才明白他就是上司的儿子,和晓珂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。按说一个女孩子约会,大都会带着女友或家人,晓珂却和好哥们儿一起来,当时我也没多想这些细节,或许是她的家人特意让他来把关的。

  谈恋爱时,晓珂告诉我,她父母和东的父母是大学时期的校友,两家大人工作成家后也相处得非常要好,东比她大一岁,在晓珂眼里,东就如兄长一般疼爱照顾她。从小到大,她就是东的跟班儿,谁欺负她,东总是担当保护的责任,儿时彼此间相互的糗事,是他俩成年后最纯真的回忆。

  我曾开玩笑地问过晓珂:“东也很优秀,你们一起长大,怎么没在爱情上有所发展呢?”晓珂狠狠地瞪了我一眼:“从小长大就得做夫妻啊?我俩是那种懂得对方,能说知心私密话,甚至能一起逛街的好朋友,爱情和友情是两码事。”

  当时在恋爱阶段,并没有感受到东的存在会影响我的生活,但让我很不舒服的是晓珂与东的相处有点随意,毫不夸张地说,我俩约会十次,其中八次就有东的身影,正是卿卿我我的时期,身边总有一个“电灯泡”照着,也觉得有些别扭。有一次,我约晓珂一起去爬山,想不到同她来的还有东,本来是两人的甜蜜约会,这下成了“三人行”。

  晓珂累了,东会主动伸手去拉她,帮她拿包,给她递水,东流露出的自然体贴,让我反而显得很多余。我将自己心里的小疙瘩说给晓珂听,她哈哈一笑,说我小心眼:“我爱的是你,东就和大哥一样,我和他根本就没有爱情的感觉,你吃哪门的醋啊?”或许也是自己多心吧,谁还没个投缘的异性知己呢!

  婚姻中总有一个疑似“婚外情”的男主角

  说句小心眼儿的话,我也仔细观察过,东与晓珂在平常的交往中很自然,不知道的真以为他们是兄妹俩,现今都是独生子女,大都没体验过手足情,有这么一分血缘之外的情谊也很难得。可走进婚姻我才感觉到,“男闺蜜”让我的家庭很不和谐,因为妻子有时候根本分不清我和东的位置,她的爱与感知似乎随时都在分给两个不同的男人。

  记得我俩都领结婚证了,有一天,晓珂去购物,给我买了一件淡蓝色的衬衣,回到家,她拿出衣服让我试,看我穿着挺合身,晓珂顺嘴说了一句:“我给东也买了一件,你俩的身高肤色都相近,穿蓝色最帅气。”妻子的话让我怎么听都不舒服:“你还给东买衣服?”“这有什么,我经常帮他买衣服。”我的疑问在妻子眼里好像有点大惊小怪。这件蓝衬衣我一直没挨过身,想着另外一个男人身上穿着妻子买的相同的衣服,我心里就疙疙瘩瘩的。

  像这些小事情我也只能在心里闷着,和妻子说吧,又怕她说我心眼小,再说俩人也真没什么。尽管我平时也提醒妻子结婚了,最好和东能够保持距离,但晓珂总说,东就和哥哥一样,有什么可避嫌的。最终这些小积怨引发了我们夫妻间的矛盾。

  那是我俩婚后第一次因为琐事吵架,俩人都心高气盛,谁也不肯让谁,晓珂一怒之下拿起包就出了家门。她一夜没回来,我以为她回娘家了,第二天清早,便去了岳母家想着把她接回来。到岳母家,没看见妻子,便问岳母,她一脸惊讶:“晓珂没回来啊?你俩生气了?”我的心也有点慌乱,担心妻子出事。岳母猛地一拍脑门:“肯定去东那里了,这闺女一生气就去她东哥家。”

  当时东还没结婚,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和老公吵几句嘴,就去“男闺蜜”家,这也有点说不过去吧?见我脸色不大好看,岳母好像也明白什么了,赶紧向我解释:“小潘,你别多心,晓珂从小就这样,东父母的家就和她第二个家差不多,她受点委屈就去那边,等她回来我好好说说她。”面对老人的善言,我也只能勉强笑一笑。

  敲开东的家门,晓珂果然在他家。当时我进去,晓珂还在东的房间睡觉,我那气真是不打一处来,但还不能发作。东和他的父母看见我来了,都热情地招呼,东的父亲笑着说:“晓珂在我这哭了一夜,赶紧哄哄她吧。”东也在一旁劝道:“夫妻间哪有不吵架的,昨晚我劝了她好半天,我们是男人,你多让着她点,这丫头被我们都宠坏了。”

  当时那个场景,不知道的真以为我是外人,好像东才是她的老公。接晓珂回家后,我俩又大吵起来:“你是有家的女人,生了气跑到外人家,还在别的男人卧室里睡觉,你不觉得过分吗?”“这有什么过分,东昨晚是在客厅沙发上睡的,况且还有他的父母,我俩从小的友情,你怎么总往歪处想呢?”

  晓珂毫不示弱地反驳,指责我没有男人的大度,我怒吼地反击了她一句:“假如我也有个‘女闺蜜’,生了气跑到她那里,你怎么想?我们是夫妻,做事情得考虑一下对方的感受。”我的问话让晓珂不再争辩,看来我要真去了“女闺蜜”家,她同样也受不了。

  婚姻外的男女真有纯粹的友情吗

  后来晓珂也意识到她和东的相处不可能再和单身时那样随意,有了婚姻就得顾全到整个家庭的和美,她对东也刻意地有所疏离。随着东的结婚,彼此都有了家庭,尤其是东的妻子,出于女人的敏感,她很排斥晓珂,就连晓珂去看望东的父母,她也会把不满的情绪表现在脸上。

  这也不能怨东的妻子,爱情的确是排他的。虽然晓珂和东的来往不像以前那么密切,但有些事情还是让人难以接受,就好像疑似“婚外情”,总在你平静的生活中出现一些小波浪。

  去年秋天东的奶奶去世,今年清明节是老人的第一个祭日,因为老人的坟墓在农村老家,清明节那几天东的家人没空回老家上坟,就按照风俗,在清明节当天深夜12点,对着老家的方向烧一些纸钱,以此寄托哀思。按说这事儿本来和我没关系,可东的妻子一个电话,让我品尝到“男闺蜜”给两个家庭都带来了不愉快。

  清明节第二天上午,我接到东的妻子打来的电话,接通电话,明显能感受到她的气愤:“小潘,也不管管你家晓珂,东给他奶奶烧纸,她凑什么热闹?”我并不知道妻子和东一起去烧纸这事儿,还向她解释晓珂头天回娘家住了。“她当然是在娘家住了,你问问她,几点回的娘家,你怎么特喜欢戴绿帽子呢?” 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我:“够了,管好你的老公吧。”我气愤地挂掉电话,立刻给晓珂发了条短信,让她赶紧回家。

  晓珂一进家门,我满脸怒气问她:“你昨天到底做什么去了?”“在我妈家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“你几点回去的?”妻子似乎感觉到什么了,她有点委屈:“我不是怕你瞎猜疑吗,我和东一起去给他奶奶烧纸了,最后是东把我送回去的。”“他是你什么人?深更半夜让别的男人送你回娘家,你不怕别人说闲话,你知道他妻子怎么损我的吗?”

  我一连串的质问,让晓珂气得直掉眼泪:“我怎么就不能去烧纸了,我小时候几乎是东的奶奶照顾大的,我对老人也是有感情的,你们怎么就那么心眼窄啊?难道结了婚的男女就不能有纯粹的友情吗?”我愤怒地对妻子吼道:“住嘴,从今以后和你那个‘男闺蜜’彻底分开,否则就离婚,甭成天不明不白的,搞得两家人不得安宁。”

  自个儿的媳妇我最了解,我俩夫妻四年多,她的人品我也明白,可生活中总和一个“男闺蜜”走这么近,能不让人往别处想吗?凡是知道内情的朋友,都说我吃饱了撑得没事做,这么优秀的媳妇儿还舍得乱猜疑。他们更是用超能量的大度告诉我,婚姻就那么回事,你千万不能有“情感洁癖”,否则这日子真就没法过了。

  但让我窝心的是成天为这么个“男闺蜜”闹别扭,弄得两家人都不开心,在公司上班,东的父亲看见我一个劲儿地解释,东也发短信保证他们的清白,你说这是何苦呢?俩人别走那么近不就没事了。

  我一直记得妻子那句问话:“结了婚的男女就不能有纯粹的友情吗?”这话还真没法回答她,反正我感觉男女之间的关系相当微妙,那个尺度是不好把握的。说实话,我的故事很简单,也没什么跌宕起伏的情节,尤其一个大男人倾诉这事情,肯定会有人笑话我小心眼儿,但我就是想问一下大家:男人和女人在婚后真能保持纯真的友谊吗?

  情感专家:

  有些女性之所以喜欢结交类似“男闺蜜”的友情,是因为男人能客观理性地分析问题,是女人精神层面的交流密友。但这种友情似乎只适合单身时相处。婚姻中的夫妻,一方做事,首先应该考虑到对方的感受。显然,晓珂的做法有所不妥,没有设身处地替丈夫考虑,毕竟爱情是自私排他的。

  “男人女人是否有纯粹的友情”,或许永远没有肯定的答案。男女之间的友情好似一层薄纱,稍有不慎便会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,此度相当难把握,是需要大智慧的。最后想对潘岳说一句,婚姻更需要信任做基础,猜疑过度,会让爱情腐烂,与其疑心,不如用信任让家庭得到安宁,婚姻也需要适度的自由呼吸。

书琳照片

吉尔吉斯斯坦美女

王瑾轩合集

沈诺馨无圣光